我們終將淪為無價值的群體

  • 發布時間:2018-08-03 16:24 | 作者: | 來源: | 瀏覽:1200 次
  • 我們終將淪為無價值的群體

    對于老羅2017年初立捧的《未來簡史》,最開始我是無感的,覺得無非是講無人駕駛,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一些老生常談的內容。

    未來的時間

    但有一次工作日晚上,我下班準備坐地鐵2號線回家,路過星巴克買了一杯馥芮白,偶然間卻看到門前的一個男生敲著代碼,電腦旁邊是一本翻開的黑皮的未來簡史。

     

    付完賬拿到咖啡,從后門出去的時候,又看到了一名女生,喝著咖啡,拿著筆在一本書上做筆記,沒錯,也是未來簡史。

     

    在一家星巴克,晚上10點,寥寥無幾的人流里,兩個互不相識的不同行業的人,都在翻看同一本書。

     

    從那一刻起,我確切的發現這本書潛藏的影響力,是時候拾起來看了。

     

    未來簡史分為三大部分,對應人類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說實話,在讀前兩部分的時候,我非常失望,大部分的內容已經在前一部著作《人類簡史》中,講解的很透徹了。讓我產生了一種續作圈錢的感覺。

     

    但是讀完第三部分《智人失去控制權》后,我明白了豆瓣8.5高分的原因,辛辣的觀點不輸前一本封神之作。同時也建議大家可以先看第三部分,再反過來看前兩部分。

     

    大量工作將被取代

     

    人海戰術的士兵,會被無人機、無人車替代,整個部隊作戰系統,只需要少數特種部隊超級戰士,加上極少數的科技專家。

     

    月薪最高的投資顧問,也將被風起云涌的智能投顧所逐步取代,F在國際國內收益最好的基金,很多都是全憑算法的量化對沖基金。

     

    過去機器取代一些人的工作,人總是能發明新的工作,赫拉利說這可不是自然定律。

     

    而現在的趨勢就是機器智能越來越比人更適合工作。工業革命帶來了無產階級,現在人工智能革命也會帶來一個新階層:一個對經濟和軍事來說都沒用的階層。

     

    算法會比你更了解自己

     

    民主選舉這種自由主義的做法將會遭到淘汰,因為谷歌會比我自己更了解我的政治觀點。

     

    我們站在投票站里的時候,并不真正記得上次選舉以來這幾年的所有感受和想法。而是被最近的各種宣傳、公關手法和隨機想法不斷轟炸,很可能扭曲我該做的選擇。

     

    正如卡尼曼的冷水實驗,敘事自我到了政治領域,一樣會遵循“峰終定律”,忘了絕大多數的事情,只記得幾件極端的事件,并對最近的事件賦予完全不成比例的高權重。

     

    如果授權谷歌來幫我投票,就能擺脫這樣的命運了。谷歌會知道我們每次讀早報時的血壓,知道怎樣看穿公關人員華而不實的口號。

     

    當它投票時,依據的不是我當下瞬間的心態,也不是敘事自我的幻想,而是集合所有生化算法真正的感受和興趣得出的結果;而這一切生化算法的集合,正是所謂的“我”。

     

    當然,谷歌也不見得永遠是對的,畢竟這一切都只是概率。但隨著時間慢慢過去,數據庫規模會不斷擴大,統計數字會更準確,算法會繼續改進,決策的質量也會提高。

     

    只要谷歌做出足夠多的正確決定,人類就會將更多權力交給它。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應該讓算法替你做決定。

     

    神人的興起

     

    沒有民主社會,大量窮人失去工作,金錢與權力大量將集中在階層頂端。而這些人在未來或將主動利用生物技術成為“神人”。

     

    七萬年前智人的一次偶然的基因突變,獲得了一個全新的認知能力:聯合想象一個不存在的事物。而沒有這種基因突變的人種,就再也無法理解智人的體驗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科技人文主義或許也只需要對人類的基因組再多做些改變,將大腦再稍微調整一下布線,也就足以啟動第二次認知革命。

     

    我們都知道第一次認知革命的心智改造,讓人類能夠接觸主體間的領域,也就讓智人成了地球的統治者;

     

    而第二次認知革命則可能會讓智神接觸到目前還難以想象的新領域,讓智神成為整個星系的主人。

     

    早在一個世紀前,人類就希望創造出超人類,希特勒等人的想法是要通過選擇性育種和種族清洗來創造超人。

     

    而21世紀,我們則有希望通過基因工程、納米技術和腦機界面,以更和平的方式達成這個目標。

     

    神人做了認知升級,會主要著眼于對經濟和政治有用的各種能力上。不相干的認知能力可能會被降級,欲望和感受可以人為控制,乃至創造,即意識與智能將產生分離。

     

    世界上總有一些精英是一直重要而有用的。算法不能理解這些精英,這些人將成為世界的主人,站在算法系統背后,做最重要決策的人。

     

    數據主義革命來襲

     

    如果把每個人都想象成一個處理器,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就是信息交流,整個人類社會就是一個數據處理系統。整個人類歷史,就是給這個系統增加效率的歷史。

     

    如果一切都是數據處理,那我們就可以把一切問題當成算法問題。只要我們建立了一個“萬物互聯”的網絡,這個網絡和它包含的各種算法,就能夠幫我們解決各種問題,替我們做出各種決定。

     

    數據主義革命可能需要幾十年,甚至一兩個世紀才能成功,但人文主義革命也不是一夜之間忽然成功。

     

    一開始,人類一直相信上帝,認為人類之所以神圣,是因為人類由神所創,有某種神圣的目的。要到許久之后,才有一些人敢說人類的神圣是靠自己,而上帝根本不存在。

     

    同樣,今天大多數的數據主義者認為,萬物互聯網之所以神圣,是因為它由人所創,要滿足人類的需求。但到最后,萬物互聯網可能只要靠自己就有了神圣的意義。

     

    總結

     

    這個世界的變化速度比以往更快,而我們又已被海量的數據、想法、承諾和威脅淹沒。

     

    人類正在逐漸將手中的權力移交給自由市場、群眾智能和外部算法,部分原因就是在于人類無法處理大量的數據。

     

    在赫拉利的筆下,人類的未來黯然無光。少部分的智神和數據算法形成的新聯盟或者說新的技術人文主義宗教,將形成無與倫比的競爭優勢。

     

    物競天擇,自然選擇,它們將發動一場全新的革命,逐步統治新的世界。

     

    在那個世界里,你和我,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存在,無價值的存在,我們對于社會經濟,國家軍事毫無作用。

     

    在不可阻止的,不可逆反的信息洪流里,我們不過是數據暫時的宿主,它們終將越過我們而去。

     

    此刻,也許是我們最后的榮光。我們該做的,也許就是珍惜此時此刻的當下。

     


  • (本文"我們終將淪為無價值的群體"的責任編輯:SEO案例)
  • 相關內容
  • 2010-2013 版權所有 樓主SEO
  • 『樓主SEO』致力于最新SEO技術,分享各種SEO優化干貨,專注為中小企業提供網站SEO優化顧問、網絡營銷推廣服務。優化網站關鍵詞排名請加qq:3052979547

15361814538


信用卡

99公關

北京公關

廣州公關

深圳負面

上海負面

紅警公關

一本道高清无码AV